疫情期间切勿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当心触犯《价格法》《反垄断法》

2020-05-22 15:00文章来源: 转中国贸促会网
字体:【    】 打印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医用口罩等防疫用品紧缺断货引发的假货和涨价问题已经引起了各方关注。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疫情期间防疫用品肆意涨价的行为可能涉及构成哄抬价格、价格欺诈、不按规定明码标价等违反《价格法》行为,还可能构成违反《反垄断法》行为。

    “近日,我国市场监管机构迅速出台了一系列应急政策措施,并依据《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法律法规,集中查办了一批价格违法案件,有力地维护了市场价格秩序。”在国际商会中国国家委员会竞争委员会日前举办的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企业反垄断合规和风险防范线上研讨会上,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詹昊介绍说,对防疫特殊时期的反垄断执法,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了《关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反垄断执法的公告》,进一步落实相关政策,依法从严从重从快查处妨碍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垄断行为,豁免涉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经营者合作协议,建立经营者集中绿色审查通道等。

    疫情期间,企业反垄断风险主要有经营者单方价格行为和经营者之间的价格协同行为。前者包括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违反价格法两种情形。

    具有市场力量的企业实施的价格违法行为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詹昊以原料药领域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举例说,康惠公司、普云惠公司、太阳神公司滥用在中国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销售市场上的支配地位,实施了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的垄断行为,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损害了患者利益。4月1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处罚决定书,对3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经销企业实施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计罚款3.255亿元。涉案企业之一山东康惠医药有限公司被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10%的顶格处罚,也是我国反垄断执法案件中最高的罚款比例。

    詹昊建议企业,结合《反垄断法》第十八条和第十九条关于市场支配地位认定和推定的规定,分析和评估企业在相关市场的市场力量,尤其应考虑特殊情况的地域市场;避免在交易过程中出现过高定价、强制搭售、捆绑销售、限制交易、拒绝交易等可能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的行为;建立健全企业反垄断合规制度,加强反垄断合规培训。

    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实施的价格违法行为则可能违反《价格法》。3月23日,上海首例疫情期间哄抬口罩价格非法经营案在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谢某是上海某工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经营者。今年1月23日至1月29日期间,被告人及被告单位抬高口罩价格,将正常售价每盒7元的上述口罩,涨至每盒21元至每盒198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累计售出1900余盒,销售金额17万余元,违法所得16万余元。被告人谢某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8万元。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追缴在案的违法所得10万余元,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詹昊认为,企业应严格执行明码标价,不捏造、不散布相关言论;在疫情防控期间应严格管控其产品价格信息、数量信息的对外发布,包括对经销商、代理商的信息发布;在不诱导其他经营者提高价格的前提下,避免与其他经营者交流价格信息;如在经营过程中发现针对其产品价格的不当不实价格信息,企业应及时澄清并向相关市场监管部门举报,避免受到牵连;批发环节经营者应及时将产品流转至消费终端,尤其是生产防疫用品及防疫用品原材料;如发现上游供应商、下游销售商存在囤货行为,企业也应第一时间向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反映相关情况,避免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会上,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迎还介绍了其他国家反垄断执法情况。美国司法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警告商家避免在生产、分销或销售公共卫生产品过程中违反反垄断法。对在制造、分销和销售口罩、呼吸机和诊断设备等公共卫生产品方面实施核心垄断行为的任何人追究责任;欧洲竞争管理机构发表联合声明,疫情特殊期间,可能会触发公司合作以确保稀有产品的供应和公平分配。在这种情况下,不会积极干预已采取的临时措施;印度竞争委员会出台了对于疫情期间经营者集中申报及竞争协作行为的指导意见,指出竞争法将豁免为保障基础商品、医疗用品和药品供应而实施的竞争协作行为,如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交换库存数量、分销路径、产品研发开发等相关信息。

    “在美国、欧盟和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地区,经营者集中审查可能会出现延迟。交易方应对其交易时间表中的任何硬性期限同执法机构做好充分沟通。”宋迎表示。

浏览次数: